波士顿美术馆展出馆藏莫奈作品,感受光影世界_网易艺术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近期策划了新展“莫奈与波士顿:永恒的印象”,展出馆藏35幅、以及私人收藏家处借出6幅——总计41幅莫奈经典画作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MFA)拥有法国以外数量最多的莫奈作品。2020年是MFA建馆150周年,同时也是莫奈的180周年诞辰。MFA近期策划了新展“莫奈与波士顿:永恒的印象”,展出馆藏35幅、以及私人收藏家处借出6幅——总计41幅莫奈经典画作,时间跨越莫奈整个创作生涯,从1860年代的早期作品,到莫奈后期的印象主义作品《干草垛》、《鲁昂大教堂》和《睡莲》系列。疫情期间,MFA在线上分享这些令人惊叹的经典之作。莫奈有志于描绘法国乡村风景,对色彩的运用相当细腻。为了捕捉光线的变化和季节的流逝,莫奈经常在一天中的不同时间描绘同一个主题,从一个画布上换到另一个画布上,多次重复地对一个主题进行多次渲染,包括他自己著名的睡莲花园,他的职业生涯中一直延续着这样的习惯。莫奈在1925年《波士顿环球报》的一篇文章中,莫奈的老朋友古斯塔夫·盖弗洛伊描述了艺术家在花园里的情景:”他倚靠在日本桥上,在凝滞的水面上,他的遐想迷失在睡莲池深处那永恒的水天一色的神秘之中。”“印象主义”一词起源于莫奈的画作《印象·日出》,这幅画作于1874年在莫奈及其他青年画家举办的第一次独立展览中展出,挑战了来自官方的巴黎沙龙画展。印象派在其诞生的时代被巴黎评论家们斥为”堕落“,而波士顿人属于世界上最早一批收藏印象派作品的人。1892年,在波士顿当地 St. Botolph 俱乐部举办第一次非商业性的莫奈作品展时,由于展览空间有限,而本地收藏家们由于拥有数量太多的莫奈画作,至少有20幅莫奈作品不得不被排除在展览之外。受益于波士顿人对莫奈的热爱,MFA于1906年收到了第一批馈赠:三件莫奈作品。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如今,MFA拥有法国以外数量最多的莫奈作品,多次举办与莫奈相关的展览。1927年,MFA在莫奈去世一个月后,举办了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莫奈纪念展,此次新展”莫奈与波士顿“则继续探索这位印象派艺术家与波士顿整个城市的联系。莫奈为绘画注入了新生之力,大胆的艺术眼光,极致的创作方法,加上用色鲜亮,笔触显而易见——他创造了一种新的观察和描绘世界的方式。当年,艺术家和收藏家们从美国、日本和欧洲各地赶来法国,希望能一睹莫奈,并买下他的作品。莫奈的影响非常深远,如今他的作品受到全球欢迎。自十九世纪以来,波士顿一直是收藏和欣赏莫奈绘画的中心。此次为纪念建馆150周年,MFA呈现展览“莫奈与波士顿”其中不少画作是在莫奈生前就来到波士顿的,虽然2016年MFA有了一个展厅专门用来轮流展示莫奈的作品,但距离上一次莫奈藏品的全部展出——已是隔了25年。此次展览计划展出总计41幅莫奈(其中35幅为MFA馆藏、6幅来自私人收藏家)经典画作。疫情期间,MFA以线上展览“莫奈与波士顿:永恒的印象”呈现这些作品。Claude Monet, Grainstack (Sunset), 1891.《干草垛》是莫奈的一个系列作品,在吉维尼小镇,莫奈的居所西边有一块田地,收割下来的谷物被堆积成垛子,莫奈受此启发,在1890年夏季到次年春季创作了多幅作品,记录下不同时间、不同季节里瞬间万变的光线。这个系列在商业上非常成功,1891年在巴黎杜兰-鲁尔画廊的画展中,出现了15幅《干草垛》系列,这些画作很快被抢购了,莫奈的声誉和作品价值大涨。次年,《大西洋月刊》的塞西莉亚-沃恩(Cecilia Waern)撰文赞叹了《干草垛:”最美妙的是,画家仅仅用颜料在画布上涂抹,就能让你感受到夏天的热度、和谐与快乐。”Claude Monet, Rue de la Bavole, Honfleur, about 1864.这是莫奈的早期作品,画的是翁弗勒尔港口的一个街道景色,属于相对传统的题材,画面简洁直接,莫奈用纯色和对比鲜明的明暗色调来创作这幅画,有别于当时比较传统的通过细腻的色彩渐变来建立整体色调的做法。Claude Monet, Meadow with Poplars, about 1875.莫奈的《白杨木草地》:蓝天,白云,笼罩着一片田野,红紫白三色花朵绽放,青草绿树,前景中隐约是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当我们想到印象派,我们很可能会想到的就是类似于这幅画的画面,看得见的笔触,轻盈明亮的主色,非常轻松愉快的法国风景,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印象派。”Claude Monet, Boulevard Saint-Denis, Argenteuil, in Winter, 1875.落雪的主题和撑伞的人物,让人联想到日本木刻版画的构图——那个时代的印象派画家们确实受到了日本艺术的影响,莫奈是其中之一。这幅画也透露出印象派画家们对天气和光线造成的特殊光影效果的兴趣。Claude Monet, La Japonaise (Camille Monet in Japanese Costume), 1876.1876年,莫奈在印象派画家第二次群展上展出了这幅作品,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画面中的女子身着华丽的和服,手执折扇,是莫奈的妻子卡米尔。这幅色彩绚丽的大师级作品,也是对当时巴黎流行的“日本风”的诙谐回应。Claude Monet, Seacoast at Trouville, 1881.这幅莫奈的《特鲁维尔海岸》中,地面、大海、天空以及画面中间的灌木的空间关系,令人回想到日本版画里的风景构图——比如下面这幅,出自日本浮世绘大师歌川广重,收藏于MFA的《东海道五十三次之内 四日市 三重川》。也许莫奈在海岸边架起画架时,他的脑海中就浮现出日本版画的影子。歌川广重,《东海道五十三次之内 四日市 三重川》,1833-1834.Claude Monet, Poppy Field in a Hollow near Giverny, 1885.在19世纪六七十年代,印象派画家主要在户外创作,他们观察到在强光下看到的物体失去了清晰度,似乎相互融合在一起。这幅《吉维尼附近的罂粟花田》,绿草如茵,花田绚丽,在明亮的风景中,没有什么清晰的轮廓,是典型的印象派风格。到了19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很多画家转身离开了印象派,而莫奈说:“我现在是、永远是一个印象派画家。”Claude Monet, Antibes (Afternoon Effect), 1888.莫奈在法国的度假胜地、蓝色海岸的昂蒂布待了5个月(1888年的1-5月),来躲避法国北部一年中最干旱的月份,这一经历也让我们看到这幅如田园诗一般阳光普照的海景。Claude Monet, Rouen Cathedral Fa?ade and Tour d’Albane (Morning Effect), 1894.1892年冬天,莫奈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他的家乡诺曼底研究并绘制了鲁昂大教堂的外墙。莫奈在大教堂对面广场上的房间里,集中精力分析光线及其对墙面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从一个画布转移到另一个画布,以区分变化。后来,他在吉维尼的工作室里对大教堂系列进行了重新创作。这些画作的表面涂满了干燥、层层叠叠的颜料,像大教堂的墙壁一样吸收和反射着光线。Claude Monet, The Water Lily Pond, 1900.1883年,莫奈在离巴黎四十英里的吉维尼小镇定居下来,1890年在那里买了一栋房子。此后不久,他又获得了一块土地,并在那里建造了一个风景如画的水上花园。在花园里,有一座日本桥横跨在池塘上。Claude Monet, Water Lilies, 1907.“我最美的作品是我的花园。”莫奈说。从1903年开始,莫奈开始了一系列画作,描绘吉维尼的水上花园、睡莲池和无边无际的倒影,如他的老友所描述,”他(莫奈)倚靠在日本桥上,在凝滞的水面上,他的遐想迷失在睡莲池深处那永恒的水天一色的神秘之中。”Claude Monet, Grand Canal, Venice, 1908.在威尼斯,莫奈一直告诉他的妻子:”太美了,画不出来” ,不过在这次威尼斯之行中,他创作了37幅油画。上面这幅作品捕捉到了巴洛克风格的圣母玛利亚教堂和水面上跃动的倒影。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